首页 / 社会 / 直播网红盯上了洪水灾区

直播网红盯上了洪水灾区

如果灾区也变成“网红打卡地”,真的不得不怀疑人性了。 题图 …

直播网红盯上了洪水灾区(1)

如果灾区也变成“网红打卡地”,真的不得不怀疑人性了。

题图 | 视觉中国

#秋实之美#

7月底以来,前有台风“杜苏芮”持续影响,后有台风“卡努”在东北登陆,北方多地遭遇罕见的暴雨洪涝灾害。

河北涿州遭遇严重水灾,多地断水断电;黑龙江五常的多片稻田被淹成一片“大海”;吉林舒兰市内多个村镇出现洪水漫灌,部分桥梁垮塌、道路受损。

这不仅让无数灾民有家难归,而且每年的这个时节,也是水稻的孕穗、扬花期,最怕水淹,极端的强降雨导致不少农户今年颗粒无收。

但就在大家为各地的灾情救援揪心时,个别穿着“红马甲”的人却十分讨人嫌——他们并非真正的救援队成员,而是来蹭流量的网红。

他们左手一个相机,右手一个自拍杆,没有任何救援工具,却在“摇旗助威”,甚至还拉着身陷深水区的老人摆拍。

救灾现场需要人手,灾情也需要被记录,但谁该奔赴一线,操作的下限在哪,亟须被厘清。如果双手都未曾沾水,却攥着拳头呐喊“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未免过于滑稽了。

直播网红盯上了洪水灾区(2)

灾区现场,网红扎堆

8月2日,抖音博主“曹大侠”发视频称,当他在涿州参加救援时,发现两个穿“红马甲”的人在路中间拉着一个老人拍照,四周的水流很急,几个人已经被洪水包围了。

他怒斥对方“抗洪抢险不是儿戏,不要作秀,很危险”,催促他们赶紧离开,担心他们一旦被洪水冲倒了就极有可能站不起来。

事后曹大侠解释道,他发飙还有一个原因,因为当时水比较深,救援人员在前面找了一台铲车来推水,但这些“作秀”的人站在路中间拍照,影响了铲车的前进,导致水直接灌到车里边——如果车子因此抛锚了,非但让自己和别人都处于险境之中,还会给其他救援队增加麻烦,因此他很愤怒。

直播网红盯上了洪水灾区(3)

这种情况不是个例。还有救援人员吐槽说,有些人到灾区拍了个视频就走了,或者根本没深入灾区,只是到刚没过脚面高度的公路上架起了长枪短炮,结果造成了严重的交通拥堵,影响真正的救援队进出。

更离谱的是,一些互联网博主还跑到牺牲的救援人员家里“消费逝者”。据《中国青年报》报道,房山蓝天救援队队长陈海军接受采访时称,在王宏春与刘建民两名队员牺牲后,一些网红打听到其居住地,“拿着点东西、拿点钱就上家里去了,还要拉着家属照相,问一些刺激的问题”,有的博主还会在逝者家门口开直播,“嘻嘻哈哈”。

直播网红盯上了洪水灾区(4)

两位蓝天救援队队员在救灾中不幸遇难。(图/人民日报微博)

除了在线下扎堆,线上捣乱的人也很多,甚至有人趁机发灾难财。

8月7日,中图网员工@图不秃斯基发微博称,中图网书库在洪灾中被淹后,网上竟然出现了越来越多“假中图网”,一些无良商家竟然截取了部分视频表演哭天抢地,一边在直播间卖惨,一边打着搬仓库或助力涿州的旗号卖廉价书。

还有一些商家,在自己的商品印上跟中图网同款的“加油包”,就是为了借“涿州水灾”引流。有网友称曾举报过这种情况,但毫无作用,平台只会回复一句“将加强监督”。

直播网红盯上了洪水灾区(5)

部分借涿州水灾引流的商家。(图/微博@图不秃斯基)

近年来,这种消费灾情的行为层出不穷,前有河南暴雨中的救生艇被网红“偷走”用于拍摄,后有网红到遭遇“烂场雨”的麦田里直播割麦,把灾区救援当作“真人秀”,用镜头对准受灾人群的身影,不顾一切挖掘热点素材。

这些不怀好意的网红利用灾情博取关注,平台再给热点内容定向推流,不仅助长了当下流量时代的畸形生态,其肆意妄为的一连串操作甚至会妨碍受灾民众的生命通道。

直播网红盯上了洪水灾区(6)

在麦田直播割麦的网红们。(图/网络)

直播网红盯上了洪水灾区(7)

不专业的救援,是“非法行医”

网上有另一种声音认为,部分网红或民间力量或许真的是一番好意,记录救援现场也是传播“正能量”的一种。

但灾害现场往往惊险万分,面临着很多突发状况,如果非专业人员盲目进入救灾现场,浪费物资不说,还可能让自己身陷险境。

郝南是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创始人,也是中国慈善联合会救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在他看来,达不到专业水平的救援人员就像是“非法行医的江湖游医”,是要耽误事儿的,还会让真正的救援队更加手忙脚乱。

他告诉《新周刊》,在灾害现场,救援队也分很多种。除了专业救援队以外,有些救援队未必是假的,只是他们在水域救援上比较初级,只能执行一些简单的任务。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工作量会很轻,比如在淹水不太深、水况不太复杂的村庄,也可能有上千人被困。

直播网红盯上了洪水灾区(8)

每一个受灾现场都是争分夺秒的。(图/视觉中国)

但这一类救援队需要有效的协调机制,假如前期的水情没有勘察到位,开展作业可能会造成混乱,比如在水路上的“堵车”——城市环境很复杂,真正畅通的救援水道是非常少的,如果队伍没有探明水路,贸然进去后就得退出来,就像堵车的原理一样,会延误救援。

因此,真正专业的团队往往会被训练出较好的协同能力,同时配备一个“后台”,当队友在前方失联时,后台管理人员会掌握前线动态,跟他方联系上,知道队伍失联前在哪作业。

还有一种救援队,自身不具备在洪水中救援的能力,没法保障自身的安全,他们到了现场也只能参与一些后勤的工作,不应该下水。

郝南也理解在灾情突发、专业队伍不够的情况下,一些老百姓会自己找一些船帮忙,但那些船可能只适合在安全水域里做转运,当专业队伍到场的时候,他们就该撤出救援现场,避免增加风险。

洪水救灾对船只也是有要求的,比如船外机小于30马力就不合适,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操作这种船。这就像开车一样,每个司机的技术水平不一样,开自动挡的司机通常开不了山路。

直播网红盯上了洪水灾区(9)

专业的救援队才能以最高的效率转移受灾人群。(图/视觉中国)

在救援现场,造成比较多麻烦的可能是一些社会闲散人士,他们跟救援队毫不沾边,却号称自己“上前线”,结果一上手就被救援人员发现不对劲。“不专业的人,就算给他专业的装备也穿不对,可能抛绳包上下都是颠倒的,更不用说很多人压根就没有装备。”郝南说。

作秀式救援的乱象,也是近些年让救援队比较头疼的事。在此前的河南暴雨一线救援现场,郝南就发现有挺多人下水摆拍和直播。

但在他看来,这件事不能单一看待,救援队有时候也需要现场的拍摄,因为救援人员没办法自己去记录救援进程,来作为案例记录事后总结经验,而且也需要一定的传播,不然无法向支持他们的人证明自己在做什么。

直播网红盯上了洪水灾区(10)

救灾现场需要记录,但不能盲目扎堆。(图/视觉中国)

只是单纯从行为上来看,很难分辨拍摄者是工作人员还是网红。

这种矛盾同样反映在媒体报道中,记者想上船和救援需求之间也常有冲突。“正规媒体的报道是有意义的,让更多人看见才有更多人支持。但在现场,要做一个取舍的平衡,最好在人员和船只有富余的情况下,专门安排一个拍摄的队伍。而且操作的人得是非常专业的人,不要干扰救援队的行动,比如‘停下来让我拍一张’这种事千万别干。”

直播网红盯上了洪水灾区(11)

救援现场,不是谁都能上

诚然,普通人有一腔热血想参加社会救援,这种善心不应该受到质疑和谩骂。但在突发灾害面前,并不意味着脑门一热就能上,事实上,专业的救援人员可能得经过一年以上的训练,以及实景演练、技能考核的检验,才能真正去现场开展救援。

郝南觉得,救援就像医生进行一场“手术”,是一种复杂的操作,首先要接受从入门到精通的一系列培训,也要在多种环境下做出快速反应。“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船被扎破了,怎么把一艘破了的船开回去?救援队老说船的破损率非常高,如果没有经过训练,你甚至都回不去,是不是只能把自己绑在树上了?”

救援人员的体能也要过硬,如果游泳指标达不到,遑论在水里救人,也没法在水里把船翻过来。水域救援技术的科目就有几十种,普通人一个周末能学会一个科目就不错了,还需进行上百次的练习才能掌握。

直播网红盯上了洪水灾区(12)

操作救生艇,本就不是一件易事。(图/视觉中国)

有些训练还必须在特定的水域展开,全国目前开发了不到10处,所以很多救援队伍的骨干是利用自己闲余的时间全国到处飞,不仅误工误时,而且这种课程大多数时候都是需要自掏腰包。

这种培训也并非谁都能上,存在一定的淘汰率。郝南在一些水域训练时就发现,有些人就是害怕水,适应不了。“救援需要在很急的水流里训练,比我们平时玩的那些水上游乐项目要危险多了,那可是真的激流。”

这些私底下的付出,一般人看不见。这也是回应此前抱怨“不少救援队卡在了邀请函上”的另一种声音,在郝南看来,很多队伍没有经过允许就直接参与现场工作,有时候是“好心办坏事”,可能会加剧救援现场的问题。“任何阻碍救援进程的行为都相当于害命。”

直播网红盯上了洪水灾区(13)

不能以任何形式阻碍生命通道。(图/视觉中国)

目前,很多灾区的清淤工作还没结束,排涝阶段也才刚刚开始,危险远远没有解除。

这种流域性的水灾,排涝阶段要持续将近两个月,这意味着有几十万的老百姓可能要两个月后才能回到一片狼藉的家里。

而在一些东北地区,灾民的房子可能都已经被洪水冲走了,坍塌的生活也将面临漫长的重建。

但愿在这个过程中,少一些网红去消费灾情和“秀下限”,毕竟灾区不是任何平台的流量池,也不是任何网红的秀场。灾民需要的,是更为实在的帮助和心理支持。

直播网红盯上了洪水灾区(14)

不能拍照摄像就“变脸”?救援人员牺牲后,有网红上门了中国青年报,2023.8.7

新周刊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