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 记者手记:一名侵华日军731部队“少年队”队员的忏悔和警示

记者手记:一名侵华日军731部队“少年队”队员的忏悔和警示

本文转自:新华网新华社东京8月15日电 记者手记:一名侵华日军731部队“少年队”队员的忏悔和警示新华社记者郭丹李光正清水英男,93岁,是1945年3月底日本派往中国哈尔滨最后一批侵华日军第七

本文转自:新华网

新华社东京8月15日电 记者手记:一名侵华日军731部队“少年队”队员的忏悔和警示

新华社记者郭丹李光正

清水英男,93岁,是1945年3月底日本派往中国哈尔滨最后一批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简称“731部队”)“少年队”队员,也是唯一在世的愿意公开揭露日本细菌部队罪恶的731部队成员。

不久前,在长野县大山深处清水的家中,记者对他进行了采访。

虽已过去78年,清水对他4个多月的从军经历记忆犹新。从他沉甸甸的陈述中,记者能感受到他内心的痛苦和歉意。当讲到731部队标本室时,他几次因话题太过沉重而无法说话,每次对标本室的回忆,如同揭伤疤一样疼痛。

“有小孩”“有妈妈肚里的小孩”“几个月大的都有”“只能用‘很多’这个词来形容”……虽然采访前看过清水的证言资料,但亲耳听到他对标本室的描述时,记者还是被震惊得说不出话。

采访后整理录音、查阅史料,记者却迟迟难以下笔。因为,每句话里,都是难以想象、难以接受的历史真实。

逃回日本后,清水收到部队的禁令:隐匿731部队履历,不得从事公务员工作,不许成员间联络,不得从事医疗相关工作。几十年来,他找不到像样工作,只能干些木工活、承揽些小规模建筑项目,但同731部队地狱般的景象带来的持续痛苦相比,几十年生活的艰辛都不值一提。

采访中,清水提及有政客否认日本曾经的侵略历史。他直言:“如今的日本政府对过去的战争历史、战争责任没有丝毫反思!”

2016年,清水和家人一起参加“饭田市和平资料收集委员会”举办的和平展,看到731部队原成员胡桃泽正邦留存的证物及资料。于是,清水决定不再隐瞒自己731部队“少年队”队员身份,要公开揭露731部队的罪行,让日本民众了解更多的历史真相。

清水开始公开演讲,从2016年至今已举行24次。日本政府的种种做法,令清水忧心忡忡。从饭田市政府阻挠和平团体展示揭露731部队罪行的相关展板,到2022年年底日本政府通过新“安保三文件”,再到日本大肆发展防卫力量,清水愤慨地对记者说:“再这样下去,日本就完了!”

“如今日本列岛布满美军基地,(日本)还发展所谓‘对敌基地攻击能力’,让人感觉战争又要来了!”清水说,“如果现在还不让孩子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历史,不知道战争会带来怎样的恐怖和悲惨,那日本就没有未来可言。为了孩子们的幸福未来,我也要讲述真实历史。”

搜集资料、公开演讲、反省战争,93岁的清水用自己的良知与行动提醒自己的国家:正视历史,避免重蹈战争覆辙。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